探索極限科技>新聞中心>互聯網+農業+創新 能否讓我們的食品更安全?

互聯網+農業+創新 能否讓我們的食品更安全?

來源:探索極限科技 2016-07-09 12:56:00 閱讀:39641

【導讀】互聯網給消費者生活帶來諸多便利。在農業這個廣闊領域,互聯網加入進來了么?傳統老舊的農業發展能否借力互聯網,讓我們的食品安全更有保障?全國青聯委員、全國青聯新聞出版界別副秘書長吳永強,社員網創始人CEO景崗,做客《天天315》周末會客廳,共同探討:互聯網+農業+創新,能否讓我們的食品更安全?

央廣網北京7月9日消息 據經濟之聲《天天315》報道,近年來,“互聯網+”這個詞頻繁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你可能不清楚這個詞是啥意思,但你卻可以在生活中找到它的影子,網購、餐飲、旅行、住宿、電影,這些事情都可以通過一部智能手機完成。“互聯網+”已經深深扎根于我們生活的各個領域,讓生活變得越來越便捷,許多行業也因它產生了無窮的魔力。

在今年6月份召開的中國互聯網大會上,“互聯網+現代農業”作為大會七大板塊之一,著重探討了傳統農業與IT技術的對接方案,并重視在大會之后的落地實踐。互聯網+現代農業有什么樣的內涵?對我們的消費者來說又具體意味著什么?全國青聯委員、全國青聯新聞出版界別副秘書長吳永強和社員網創始人CEO景崗針對這個話題進行了探討。

經濟之聲:怎么來理解互聯網+現代農業?

吳永強:我覺得互聯網+現代農業可能有這么幾個層面,第一個是對于老百姓生活來講,可能更加便利了;第二個對于傳統的農業,運用一些現代信息技術的手段,使得它發生比較大的變革或者表現形勢的一種變化,所以這會促進行業的發展。

經濟之聲:社員網是做什么的?

景崗:社員網是做農業互聯網的,而且這個名字比較親民。我們是來自于土壤,到互聯網中去,同時這比較契合現在黨中央和國務院提到的互聯網+。我們現在的業務包括農資、農產品上行、互聯網工具、基于互聯網工具采集的大數據,為農業大戶、農莊提供一個綜合立體的互聯服務體系。對于消費者來說,最直接的受益,就是能夠享受到更綠色、更安全的食品。

經濟之聲:在普通消費者的觀念里,“互聯網+”農業,一個現代一個傳統,一個像陽春白雪,一個像下里巴人,本來風馬牛不相及,但近年來隨著互聯網技術對農業的滲透,互聯網與農產品逐漸緊密結合起來,像我們知道的全球最大PC制造商聯想集團2010年就進軍農業投資領域,并把現代農業定為五大核心業務之一;中國通信設備巨頭中興通訊也已在湖北“務農”9年;互聯網領域的企業大佬更是不甘落后,丁磊養豬、柳傳志種獼猴桃、潘石屹賣蘋果…… 為什么有這么多企業熱衷于做互聯網+農業的事情?

景崗:大家看準了這個行業背后有巨大的藍海,又發現互聯網在這里邊起到的滲透率還是很低的,大家希望在這個領域有所作為。

吳永強:因為互聯網是一個非常新的技術,資本又是具有非常敏銳的特性,資本對接上新的技術,它一定會去尋找一個非常有生命力、有廣闊市場潛力的領域。對于我們國家來講,13億6000萬人口,農業人口或者農業領域的市場消費極其龐大。敏銳的資本就利用現代技術的這種快捷、方便、迅猛的特點,進入到這個廣闊的領域。

經濟之聲:農業需要互聯網的融入,讓它有一個現代化的成長。我們為什么要這么做?現在農業發展遇到哪些問題,我們用互聯網的方式真的能解決嗎?

吳永強:農業里頭,我們慣常講的不外乎“三農”,農業、農村、農民這些問題。農業作為我們國家的第一產業,又是一個傳統產業,一直以來在技術方面是相對比較落后的。從事農業的這些群體,在接受新鮮事物或者采用新技術方面還是欠缺很多。所以,我覺得這個行業是非常需要互聯網的。

經濟之聲:景總,您跟農民聊天有的時候會不會有一種沒法溝通的感覺?

景崗:現在農民跟大家原來理解的農民完全不一樣。一方面就是手機的普及,移動互聯網大面積普及到城鄉。另一方面,互聯網+這幾年已經蔓延到我們整個農業社會了,農民對電商、對互聯網這件事情也非常歡迎。但是現在一個尷尬的局面是,大家并不知道怎么去上網。現在雖然包括政府,包括阿里等商業巨頭在鄉下做了很多的普及工作,但是從全民性來講還是比較弱一些。真正以互聯網的模式做電商現在的手段還是很少的,現在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農產品還是通過線下的渠道,比如說通過農業經濟人,也就是農民講的菜販子,把農產品從田間地頭送到我們的餐桌上。

景崗:現在農民跟大家原來理解的農民完全不一樣。一方面就是手機的普及,移動互聯網大面積普及到城鄉。另一方面,互聯網+這幾年已經蔓延到我們整個農業社會了,農民對電商、對互聯網這件事情也非常歡迎。但是現在一個尷尬的局面是,大家并不知道怎么去上網。現在雖然包括政府,包括阿里等商業巨頭在鄉下做了很多的普及工作,但是從全民性來講還是比較弱一些。真正以互聯網的模式做電商現在的手段還是很少的,現在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農產品還是通過線下的渠道,比如說通過農業經濟人,也就是農民講的菜販子,把農產品從田間地頭送到我們的餐桌上。

吳永強:雖然現在農民人手一個手機,他也會上網,也會發微信,也有一些把它作為一種商業模式或者通過這個平臺做出實踐的先行者,但是相對于龐大的農民群體來說,占比可能并不多。

景崗:還有一方面是成本比較高。比如說沒有一個合適的平臺,你要是雇一兩個員工,加上一年的運營費用,再加上開店鋪裝修的費用,可能至少在二三十萬。這樣的話,可能農產品都賣不到這么高的價錢。尤其是通過現在傳統的電商渠道,因為手機屏很小,你往下拉兩頁可能前十個、前二十個都看不到自己賣的土雞蛋。你還得在這個電商打廣告、買流量。所以成本也是一個主要的原因。

經濟之聲:應該怎么樣來破解這個問題?

景崗:我相信現在大量的農業互聯網都在努力往這個方向去探索,因為互聯網有兩個核心競爭力,第一個就是它的效率會提高,會把中間環節去掉,就像核武器打擊小米加步槍。另外還是要有一個很大的平臺,讓農莊直接對應消費者。如果在這個平臺上,各個消費者或者各個主體是用市場的機制黏合在一起,這樣的話,可能以后會出現新的業態,新農人。我們現在看到很多新農人,比如說城市的中產階級,出去包地、養雞,他們在這種環境下一開始就擺脫了傳統農業的各種困境,在這個新的市場體系下,按照一個更高的起點來服務他們的話,以后會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這類新農人的綜合素質也比較高,他們經歷過城市生活,他們知道消費者關心的是。這樣的話,其實更契合城市白領、中產階級消費升級的需求。現在很可惜的是,我們根本對餐桌上的這些食品沒有任何話語權,尤其是在城市里,選擇也很少。

經濟之聲:如果這個現狀有所改變,是不是互聯網+農業會更容易?

景崗:互聯網就是一個提高效率的工具。“互聯網+”可能不僅僅是一個工具,它是一個平臺,平臺最主要的作用是培養一種機制,這個機制并不是簡單的政府號召或者燒錢補貼式的。我們看到很多種這種情況,這種情況的生命力不夠強,凝聚力不夠強。

吳永強:我理解,像原來是一種被動的接受,可能三個、五個,三十個、五十個主動性的用了這種新型的銷售模式,并且有了好的收益,就會形成了示范樣板的效應,這樣的話就會擴散開來。第二個層面,比如聯想或者社員網所做的這種主動性的引導,它是成規模、成體制的,可以形成集約化的效益。可能開始是一個鄉鎮,慢慢覆蓋到一個縣城甚至若干個縣城。如果全國600多個地級市、2300多個縣級城市能夠覆蓋到比較大的比例,那將是一個非常可觀的發展。

經濟之聲:目前我國涉農網站共有3萬多家,其中電子商務網站3000多家,2015年農村地區新增網店達到118萬家,在全國1000個縣里,已經建成了25萬個電商村級服務點。從這些數據來看,市場是否已經夠龐大了?

吳永強:我覺得可能還不夠。比如說從全國2300多個縣級城市來講,一個縣如果有七八個鄉鎮,一個鄉鎮再有幾個自然村,那對應的就是幾十萬、上百萬的需求,現在才25萬個村級服務點,相比較來講還遠遠不夠。第二個,現在農業電商占農產品交易的比例是比例還是比較低,還有很大的市場空間。

經濟之聲:現在來看,比如我們的消費者,通過網絡來買農產品的多嗎?我反正從來沒買過。

吳永強:我倒想反問一下,你為什么不采用這種方式,你是覺得去菜市場超市看得見,摸得著,踏實,還是?

經濟之聲:因為菜市場超市就在家門口也比較方便。比如你下班了,接孩子,反正他也要想溜達一圈。

吳永強:我原來也是這種心態,首先是看得見,摸得著。我對看不見,摸不著的產品,尤其是食物類,我對它的品質、包括價格,覺得并不一定能夠讓自己接受。但是后來經歷了幾次體驗以后,我發覺首先它的品質遠遠超過一般超市或者農貿市場里頭的產品,因為它都是精選的,都是獨特的。第二就是你對這些產品進行比較之后,比如說水果類和蔬菜類,吃完一比較,真的是有差異。第三個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想要去超市,尤其像一些大型連鎖超市,排隊都是很長時間。可是網購的話,我下完單以后就不用管它,直接接收就OK了。慢慢的,我對它的認知度再增加。同時我發現,70后對這個接受程度弱一些,但對于身邊的80后、90后太普遍了。

景崗:還有一個問題,尤其像北上廣深的大城市,堵車問題嚴重,對于從早忙到晚的都市白領階級,大家可能更習慣在網上動動鼠標第二天菜就到了。這就是為什么現在在城市端生鮮電商比較歡迎,因為他們主打的是便利。

經濟之聲:那價格是不是會更貴一些?

景崗:有個很意思的現象,就是現在生鮮電商這方面,他們的競爭集中在一些比較透明的產品。大家知道做生鮮電商有幾個困難的地方,最主要的一個是標準化不夠,另外一個就是冷鏈不夠,這也使成本會進一步提高。

吳永強:我覺得這說明這個行業的開發程度不夠。從經濟學上講,規模經濟、規模效益。如果我們的農產品經濟領域的現代化率達到50%或者更高,它一定會把運營成本各方面降下來,甚至會低過于我們在超市里買到的價格。在農業里頭,如果互聯網挖掘的足夠深、足夠廣,累積到足夠的量,一定會帶來質的變化。這個質的變化包括價格、品質、產品的數量、供應品種的豐富等等。

經濟之聲:在互聯網+農業的推進過程中,遇到一些問題,現在還有很多工作要繼續做,大家也非常關心互聯網+農業能不能確保我們的農產品的品質好更安全。

景崗:互聯網本身的作用就是能夠讓消費者和農莊面對面。我們現在的一個做法就是讓每個農產品變得有名有姓,讓每個農產品背后有個人格擔保,如果大家有任何惡評都會直接反饋給你。

經濟之聲:之前在全國食品安全宣傳周的時候,我們也接觸到蛋業協會的負責人。他們正在搞雞蛋的二維碼,進行產品的可追溯體系的建設,這可能也算是大數據+互聯網的一個體現了。那么現在來看,互聯網+農業能不能把平臺做大以后,整合更多的農戶,參與到這種可追溯體系的建立當中來,這一點很重要。

吳永強:我覺得這種可能是完全有的。我們可以看到從中央的決策核心層級來全力推進互聯網+,尤其互聯網+農業、電子商務這一塊。政策是一個指引,政策確定方向以后,這個行業領域相關的一些優質資源,會按照這個方向去聚攏,形成集約效應,所以這個行業的發展顯然是有政策的推動和支撐。第二個就是行業的參與,行業本身也是這個領域里頭資源的一種表現,不管是資本方還是農戶,還是農業電商等等。第三個就是從業者水準的提升。原來我們日常去進行農貿產品消費的時候,你買到的一筐蘋果里頭,總會有點好的、爛的或者大的、小的搭配,可是對于農業電商的消費來講,我們收到的貨如果發現里面有爛的,除了自然損耗以外,對消費者是不能接受的。這就意味著對于電商或者農戶一方來講,品質提升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景崗:一方是農產品的供應側,新農人;一方是消費者。一方面農民最在乎的是掙錢,是我的農產品升級、我的投入能不能得到高的回報。另一方面,消費者是最在乎的是我吃到的東西是安全的、綠色的,甚至價格比較好。現在是渠道主導了我們的餐桌,主導了我們的選擇和價格,現在基本上是由渠道說了算。從這一點來說,我也想呼吁大家,更多知道我們吃的是從哪里來的。現在大家吃的農產品包括蔬菜、水果更多的是從批發市場,通過線下渠道過來的,可能我們的很多消費者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

經濟之聲:在這個過程當中,作為一個普通的消費者,我有一點困惑,就是現在消費升級了,大家希望獲得綠色的、安全的食品,但是很多人還是很會忽悠,有一些經銷商特別會忽悠,有的時候我們對商家的誠信要打一個問號。所以,誠信在市場體系的建設過程當中也是非常關鍵的,是一個基礎的過程。

吳永強:不單是市場體系的建設,而且說到底這是一個信息透明度和信息覆蓋面達到多大程度的問題。對于電商來講,互聯網進入農業以后,這個供銷體系相對是比較透明的,尤其是當它占比越來越大的時候,它一定是透明的,這個透明對于價格、品質以及食品安全方面,就會做出越來越細、越來越苛刻的要求,那種做一單生意賺一茬錢的商家不可能持久的存在。

經濟之聲:現在大家的維權意識也越來越強,法律也越來越完善,新的《消法》出來以后,更加有利于消費者去維權。如果說互聯網+農業的模式建立起來了,比如說遇到了一些侵權的事件,我們消費者維權的成本是不是會更低一些?

吳永強:大數據時代,網上都會有痕跡,如果大家都置身于互聯網這個透明的環境下,可能更容易把整個證據留存,比如說雙方發生糾紛的話,來龍去脈都看得很清楚。尤其是互聯網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信息透明,而且可以把中間不必要的環節都給取消掉。

景崗:比如說,像聯想這樣有實力的資本方進入農業以后,假設推動了一萬家農戶賣豬肉的,原來沒有經過互聯網平臺,一年可能才十萬塊錢的銷量,而通過這個平臺,一年能賣五十萬的銷量。但是當你做假或者品質下降,作為資本方或者平臺可以取消你的權利,這其實對食品安全是一個倒逼的機制。所以,資本在這方面應該承擔更多的責任,不單單是自己賺錢,同時在食品安全方面也要承擔起一定的監管員的作用。當然,最大的監管員是政府。

經濟之聲:互聯網+農業的方式是不是有利于培養品牌?

景崗:現在你基本上新的農莊都有這個品牌意識,根據互聯網快速傳播的特點,做了一些快銷品牌,特別適合大眾辨識,而且跟農產品相契合,這樣的話,銷量非常高。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探索極限科技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探索極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足彩网124期